皖讯网

网站状态

STATE
  • 认证日期:未认证
  • 是否核实:该会员资质已核实
  • 会员类型:普通会员
  • 经营范围:新闻报道
  • 所在地区:安徽 安庆市 枞阳县
  • 联系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37060658

联系我们

CONTACT~US
  • 皖讯网
  • 联 系 人:信子
  • 职  位:副主任
  • 固定电话:----------
  • 移动电话:15357261097
  • 联系 Q Q:37060658
  • 邮  箱:wxeditor@sina.com
  • 地  址:安徽 安庆市 枞阳县

天气预报

WEATHER

资讯详细页

NEWS

警察夜袭偷猎者 距嫌犯3米时被万伏高压电击伤

发布时间:2015-10-26 阅读量:次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妻子赵一为权亮按摩腿部。


妻子赵一为权亮按摩腿部。

10月24日下午,广元市苍溪县森林公安民警权亮躺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烧伤科的病床上休息。两个礼拜前,他还活蹦乱跳地在打篮球。因为13日凌晨的一场意外,如今他不得不卧床休息。

10月12日,苍溪县森林公安接到举报,有人在附近山头设电网非法捕猎野生动物。经过摸排调查,警方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并于13日凌晨1点行动。由于路滑天黑,28岁的民警权亮在实施抓捕过程中,被嫌疑人设置的高压电线击中,生命垂危。目前,权亮基本脱离生命危险,留院观察治疗,两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狩猎罪已被刑拘。

他说“摔了跤要缝针”

妻子追问才知遭电击

24日下午5点,躺在病床上的权亮,左手插着输液管,神情有些疲惫,两条小腿上被电击伤的痕迹清晰可见。妻子赵一站在床尾,为他按摩右腿。权亮受伤后,按摩变成赵一每天的“工作”,以此刺激和放松丈夫腿部神经、肌肉。

今年10月13日上午8点,正在苍溪县某中学上班的赵一接到老公电话,“他说他执勤时,摔了一跤,腿上要缝针,没有多说就挂断了。”结婚4年,赵一总觉得心里打鼓,便拨打了丈夫同事的电话,“我打了十几次,都是关机,后来终于打通了,他告诉我权亮被高压电击伤,在苍溪县中医院治疗。”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赵一赶紧请假,从学校往县城赶,这趟40分钟的车程对她来说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一路上胡思乱想,不停猜测与担心。终于,赵一在医院里见到了刚做完手术的权亮,右腿伤口缝了7针,左腿缝了8针,“平时酷爱运动、生龙活虎的他躺在病床上,非常虚弱。”说到这里,赵一红了眼眶。

/回顾/

距离嫌犯仅三米 不幸被上万伏高压电击伤

在医院,赵一才从丈夫和他同事口中逐渐得知了事件的经过。

10月12日下午4点,广元市苍溪县森林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石灶乡牌坊村一山坡上,有人用电网非法狩猎野生动物。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并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我们决定13日凌晨2点,趁他们熟睡时,实施抓捕。”权亮说。

13日凌晨,天色漆黑,苍溪县森林公安局民警和东溪中心林业工作站工作人员沿着蜿蜒湿滑的山路,朝犯罪嫌疑人所搭设的帐篷前进。“我们7个人只开了3个手电筒,都是对着地面照光,生怕被发现。”苍溪县森林公安局指导员张晓敏回忆,当时权亮走在队伍最前面。

当权亮走到与犯罪嫌疑人所住帐篷仅两三米的位置时,他发现了脚旁的一条电线,“电线被绑在离地面30厘米高的绝缘胶棒上,每间隔两三米就有一根胶棒固定,电线蔓延数百米。”当时权亮左手拿着电筒,右手捏着催泪瓦斯和手铐,沿着电线前进,准备靠近帐篷实施抓捕。然而,当他跨过电线时,却触碰到了突然横向牵出的另一条电线,黑暗中突然闪现一团火花,伴随“噼里啪啦”的声响,权亮身体绷直抽搐了几秒后,应声倒地,不省人事。

不省人事半小时 28岁小伙醒后交代“后事”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距离权亮仅2米的林业站站长赵建一个箭步冲上前,用手里的电筒打掉了缠在权亮身上的电线。此时,另外几名民警冲进帐篷,将正在熟睡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控制。

赵建回忆,权亮脸色苍白,口吐白沫,昏迷不醒,心跳也停止了,他与两个同事轮流为其做心肺复苏,长达半个小时,权亮才慢慢睁开了眼睛。这时,大家才发现权亮裤子和鞋子都被高压电击穿,小腿上留下了烧伤的痕迹。刚刚苏醒的权亮,全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人抓到没有?”

为了将权亮送往医院治疗,一位民警背着他,20分钟的下山路走了近一个小时。“因为背着会压迫他的心脏,他喘不过气,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赵建感慨道,当时权亮对他说:“赵哥,我觉得我肯定活不了了,请你给我爸妈说,让他们把我2岁的儿子照顾好!”当时赵建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病情/

酒精擦拭伤口竟然毫无痛感

赵建回忆,权亮被送往医院后,医生用酒精为其伤口消毒。看到鸡蛋般大小的伤口,赵建和其他同事下意识地按住权亮上半身,担心他擦酒精时,因为疼痛而挣扎,没想到他完全没有反应。权亮当时问医生给他抹的是不是酒精,为什么他一点不痛。“刚受伤那几天,腿上完全没有知觉,”赵建叹了口气。

对于妻子赵一来说,刚入院的几天最为煎熬。权亮生命体征不平稳,血压和心率都不太正常,双小腿毫无知觉,每天赵一都要用手掐丈夫受伤的小腿,看看有没有痛感。“那段时间真担心他会一直这样,经常一个人蹲在走廊上哭。”赵一声音有些哽咽。

妻子的担心,权亮都看在眼里,他还强装镇定地安慰家人:“大不了截肢嘛,我坐在轮椅上也可以在公安局做些办公室工作嘛!”直到一个礼拜后,权亮腿部逐渐恢复了知觉,生命体征也趋于平稳,一家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据烧伤科主治医师王珺介绍,权亮生命体征比较平稳,“目前最关键的就是看他腿上的伤口愈合情况,他右下肢伤口有一部分已经感染,等拆线后可能还需要其他治疗。”王珺说,通常情况下,电击伤的致残率和死亡率都较高,而权亮算“不幸中的万幸”,情况不是特别严重,基本不会影响以后的正常生活。

/进展/

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

25日,记者在苍溪县森林公安局见到了从犯罪嫌疑人处缴获的电击工具—电瓶、电线和绝缘棒,以及冷冻库中两头命丧电网的黄麂子。

据犯罪嫌疑人陈科(化名)交代,这些设备是他花4000元在网上购买的,将一米长的绝缘塑料棒锯成3段,削尖后插入土里,将铁丝缠绕在铁丝上,前后蜿蜒一公里。“我的电捕猎机由20个左右电瓶组成,每个电瓶可产生500伏电压,一起可产生1.5万伏高压,牛都打得死。”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狩猎罪被刑事拘留。